教导队的变与不变:新时代,"随营军校"的价值

教导队的变与不变:新时代,"随营军校"的价值

时间:2020-01-09 05:5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新时代,我军教导机构有着怎样全新的价值?带给我们一个怎样的时代课题?基层部队又做了哪些探索和实践?

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

一名教员眼中的“变”与“不变”

■解放军报记者 宋元刚

清晨,闹钟响起时,第79集团军某旅教导大队教研室主任薛宏昌已洗漱完毕,穿好体能训练服,推开门开始了一天的晨跑。

每天比起床号提前一刻钟起床,这是薛宏昌坚持多年的习惯。奔跑中,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,想着自己熟悉的岗位,他又想起了很多战友对他的羡慕。

在这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中,很多人所在的单位编制变了、番号变了、营区移防了,不少人因此换了全新环境、走上了全新战位,有的人还被列为编外干部,他们的未来充满了未知和挑战。

“真羡慕你,啥都没变!”的确,改革中,薛宏昌所在的单位成建制保留,营区还是那个营区,他本人更是“没啥变化”:从教导大队训练处参谋、军官二队副队长兼教员,到被任命为新组建教研室教员、主任,在教导大队一干就是7年。

在外人眼中,薛宏昌这7年可谓是“风平浪静”。可他自己知道,在看似不变的工作生活节奏里,他和全军所有教导队的教员一样,悄然之中迎来了全新变化——

首当其冲的,是教导队的职能拓展了。过去,教导队培训的对象是清一色的预提班长,每年完成5个月预提班长培训和临时轮训任务后,教导队便没有了更多的任务。

如今不一样了。调整改革后,新的训练内容不断增加,对教导队教学培训的需求越来越大,“需求侧”的压力传导给“供给侧”。现在,他们不仅要培训预提班长,更担负了培训预任参谋、基层主官等任务。

“忙,忙得脚打后脑勺!”前不久,薛宏昌遇见老战友,他脱口说出了最直观的感受。职能的拓展,带来了工作转换的频繁、工作节奏的加快。他告诉战友,如今的教导队,许多培训任务同时展开,年度任务压茬进行,大家经常是上了这堂课就直奔那堂课。

他特意留心统计:这一年多来,几乎每一个教员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超过了10个小时。就拿他自己来说,以前他经常利用教学之外的业余时间充电学习,如今工作节奏太快,他基本上只能利用晚上10点以后的时间看书了……

这样的变化还有很多。谈起这些,薛宏昌感慨不已:变与不变,既反映了他和他所在教导大队的工作变化,更折射了全军教导机构的一个时代变化。

这些变化说明了什么?新时代,我军教导机构有着怎样全新的价值?带给我们一个怎样的时代课题?基层部队又做了哪些探索和实践?从即日起,“军营观察”版将分三期推出“特别关注·教导队转型进行时”专题,敬请关注。

新时代,教导队价值再审视

■解放军报记者 宋元刚 王社兴 程雪 宋子洵

第79集团军某旅干部骨干经过教导机构的系统培训,战术技术素养明显提升,在年度自行高炮实弹射击训练考核中取得优异成绩。都业丰摄

热闹背后的思考

如今的教导队很热闹!

走进第79集团军某旅教导大队,记者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他们的忙碌——

教员李俊磊刚在预任参谋班授完课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就又赶到报务兵训练中队讲授“军兵种知识”……

“这样的忙碌我们早已经习惯了!”李俊磊告诉记者,他刚到教导大队时可不这样,那时候教导大队一年到头基本上就只有两项大任务,负责培训预任参谋和直属队的预提班长,任务撞车少,精力相对集中。大家戏说,教导大队一年“四季分明”,啥时候训啥课目,早就是“和尚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”。

仿佛一夜之间,教导大队就热闹起来了。谈起这些,李俊磊兴奋地说:我们先是开了预任参谋培训班,紧接着又开了各兵种专业培训班……培训一个接一个、一个套一个,让大家有些手忙脚乱。

李俊磊告诉记者,2018年以来,他除了承担对预任参谋的授课外,还同时担负平行办班的报务兵训练中队、勤务兵训练中队、本旅预提指挥士官队的授课任务。不仅如此,他还要随时穿插集团军“四会”教练员和本旅教学骨干教学法等培训授课。

“有时候一忙起来,恨不得分身有术!”李俊磊边说边拿出一摞课表,只见上面“新训骨干培训、现任参谋培训、战役参谋培训”等各种培训任务多达10多项。

“不仅如此,按照集团军要求,参谋尖子培训、气象水文和网络运行维护等‘小特’专业的培训,包括各旅教导队队长业务能力的培训等,也会随机在我们这里开班。”魏玮作为统筹整个教导大队工作的大队长,他对教员的忙碌感受更深:跨区基地化演练,他们要适时派人参与集团军筹划导调;新毕业学员培训,他们也要担起培训重任……可以说,现在的教导大队一年四季都是“忙季”。

记者穿行于几个培训现场和课堂,看教员施教、学员学习,氛围不亚于院校。到了傍晚,大队营院里的军营超市聚集了不少购物的学员,有的是军官,有的是士兵。一问方知,他们来自不同的培训队,晚自习之前,难得有这么一会儿闲暇时光。

看到这一幕幕,记者不由自主想起了魏玮口中的“计划式培训、滚动式培训、穿插式培训和随机式培训”,这些灵活多样的培训方式,更加清晰直观地折射了教导大队如今的热闹与繁忙。

热闹的背后告诉我们什么?教导大队政委黄涌对此思考颇深: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的不断深入,教导队这一“随营军校”的作用,正在新时代强军兴军的浪潮中不断显现。

黄涌告诉记者,与部队训练实践相比,各级教导队能够克服“散学自训、以工代训”的粗放式培养现象,具有计划性和系统性优势;与军队院校教育相比,教导队在兼顾理论性、前瞻性和层次性的基础上,更加注重基础性和实用性。“我们相信,随着强军兴军对人才的不断渴求,教导队越来越重的时代价值,将被更多的人认识到。”黄涌说。

教导队,牵引着许多关注的目光

国防大学来人了。

去年5月下旬,国防大学战略指挥培训班的教授和50余名将校学员,奔赴该集团军部队考察调研。

教导机构的建设,牵动我军最高军事学府的目光。

“在新的体制编制下,该如何建强用好教导队,我们是来寻求答案的。”面对众多将校学员求解的真挚,教导大队官兵打开了心扉:“随营军校”最接地气,具有院校教育比拟不了的作用。如何建强用好是一个系统工程,需要上下协力、持续抓建……

那段时间,将校学员和大队官兵一起探索研究,共同寻找答案。更让教导大队官兵没想到的是,时隔不到两个月,国防大学再一次组织联合作战学院学员来到这里,展开现地教学,分享教导队的教学成果……

教导队,牵引着许多关注的目光。该集团军参谋部领导告诉记者,在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大背景下,从上到下,都在关注教导队的建设发展。

——上级机关在关注。北部战区陆军广泛开展部队教导机构达标考评活动,制定出台教导机构建设标准和达标考评的评分细则,加强改革重塑后部队教导机构的建设。

——集团军上下在关注。他们专门开展试点及示范观摩活动,在为其他教导机构把方向、树标准、明思路、鼓干劲的同时,还详尽制定教导队建设方案,明确责任追究制度。

——各旅党委在关注。在这样的“大气候”下,各旅党委关注教导队、持续聚焦用力抓建教导队已成为一种自觉。好几个旅的领导告诉记者,旅党委定期分析研究教导机构建设形势,提供训、建、教、管、保全面指导,并拨出专项经费用于教导机构软件硬件建设。

就在记者采访期间,该集团军传出一条新闻:教导大队上一期培训的新训骨干,在新兵集训期间表现突出,数十人受到表彰奖励。与此同时,各旅选拔新一届新训骨干的消息传出后,竟然有数百名上等兵踊跃报名。

某合成旅四营营长胡海卫告诉记者,现在的教导队就是一座“炼钢炉”,去之前是一块“铁”,出来后就是一块“钢”,大家都想去淬火。他说,基层官兵不仅关注教导机构的建设,更热切地期盼着,希望教导机构能坚持任务牵引,更重基层所需,在战训问题研究、重点难点攻关、部队演习导调等方面加大力度,提高培训质效比和贡献率……

了解上下各级的关切,聆听基层官兵的期盼,记者不由感慨:教导队,人民军队历史上的第一个军事教育机构,历经90多年的建设发展,如今正以其独有的“角色”,在全军上下关注的目光中重整行装再出发!

教导队的价值,是在炮火硝烟中擦亮的

这样的培训火药味浓。

去年6月,该集团军50余名旅、营级参谋到教导大队进修时发现,这里的培训,跟过去印象中的教室上课完全不一样——

全副武装的参谋军官被拉到陌生地域,首先展开隐蔽行军课目的比拼。紧接着,他们以侦察参谋身份编成多个侦察小组,渗透到“敌”后,摸清其兵力部署……

“这一幕久违了!”酷爱党史军史的某旅教导队队长许路,对我军教导机构的建设发展脉络非常清楚。“从近往远了说,我们集团军教导机构所在的这片土地上,就曾创造过辉煌!”许路自豪地说,上世纪九十年代,这里曾组织“辽阳集训”,全军轰轰烈烈的科技大练兵活动在此发源兴起,取得了一批批贴近实战的科技练兵成果和信息化建设成果。

“这些成果,不少出自教导队之手。”许路介绍说,教导队的辉煌历史远不止这些。上世纪七十年代,叶剑英元帅着眼恢复我军正常训练秩序,倡导全军大办教导队。两年间,全军办教导队近900个,培训基层干部数十万人。

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我军陆续成立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及其分校,这些带有教导队性质的“抗大”,为人民军队培养了近20万名各级各类干部和技术人才。

如果把时间的指针再往前拨,90多年前的1927年11月,红军在江西宁岗龙江书院,创办了第一个教导队。毛泽东亲任兼职教官,总结出著名的“十六字游击战术”。可以说,我军灵活机动战略战术的种子,是在教导队破土发芽的。

在某合成旅旅史馆内,记者看到一张抗日战争时期缴获敌人火炮的照片,下面清晰地标注着“功勋炮”。解说员说,刚缴获这门炮时,大家都感到很稀奇,却全都不会用。最后,还是在教导队弄明白了,并教会大家操作的。

“我军教导队的价值,是在炮火硝烟中擦亮的!”该集团军领导说,教导队成立90多年来,始终紧盯备战打仗职责,着眼基层需要培训,为培养打赢人才、为提高部队战斗力立下了赫赫战功。

“战争年代如此,新时代更是如此!”教导大队政委黄涌告诉记者,随着强军兴军步伐的加快,特别是适应改革要求,部队教导机构职能使命不断拓展,培训能力大幅提升,出现许许多多全新的变化,可唯一不变的就是,始终紧盯实战要求、打仗需要这一永恒的标准开展培训。

“从一个最简单的标图训练,就能窥一斑而知全豹!”大队预任参谋培训中队教导员沙英瑞说,过去,他们习惯在室内进行要图标绘。如今,为了更加贴近实战要求,他们将作业地点调至野外,且大多在夜间完成。

今日教导队,分量到底有多重

“昔日,教导队伴随战火而生;今天,部队改革重塑,我们的职责使命更重了!”抚今追昔,教导大队领导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。

今日教导队,分量到底有多重?带着这一问题瞭望全军,记者发现,答案在国防大学教授的言语里,在教导队教员演习归来的行囊里,在一次次民主生活会上领导的谈话里……

前不久,国防大学一位教授在该集团军部队考察调研,与教导大队官兵交流时动情地说,作为我军的最高学府,国防大学也是从红军初创时期的教导队开始,积蓄能量慢慢发展而来的。作为军队院校教育的补充、部队人才培训的主阵地,教导队担负着对官兵继续教育的重任。

记者刚到该集团军某旅采访时,正逢教导大队教研室主任薛宏昌从演练场风尘仆仆归来。刚刚参与完成集团军首长机关对部队跨区演习的导调任务,薛宏昌打开行囊,拿出他的收获——厚厚一摞笔记。

他说,在演习导调中,自己是参与者、体验者、收获者;回到课堂上,自己就是授业者、指导者。

听了这话,记者不由想起该集团军军长在民主生活会上的谈话。去年5月,他参加某旅党委班子民主生活会,“特邀”教导大队大队长魏玮参加。会上,他很认真地说,为什么要让魏玮来,因为他是一位“随营军校”的校长,担负着为集团军部队培养人才的重任。

会上,他讲教导机构的重要性,讲必须要培养“金牌教头”“首席教练员”,讲要扎扎实实打基础,再讲到教导队如何在集团军范围内挑选人才,如何激励教员……

采访结束时,该集团军领导说:依托教导机构练兵砺将,是我军进行战争人才准备的优良传统。作为离基层最近的“随营军校”,在新时代强军兴军的征途中,它更是战斗力链条上的重要一环。作为基层部队实战化训练的先行者、示范者、探索者,抓住了教导机构建设,就抓住了战斗力生成的源头。

(稿件采写得到本报特约记者海洋的协助,在此致谢!)

“随营军校”的新时代气场

■丁来富

新时代,部队教导机构作为“随营军校”,既发挥为战育才的功能,又担负战训研究的使命;既具备随营办学的特点,又彰显示范引领的价值,发展需求迫切,地位作用突出。建好建强教导机构,撬动的是战斗力生成的关键支点,回应的是广大官兵的共同期盼,体现的是面向未来的深远谋划,对备战打仗可谓一个大的加强。

新时代的“随营军校”,是战训研究的“试验田”。审视运行模式,教导机构深接部队研战研训的“地气”。教导机构任务面向基层、本身也是基层、最了解基层,对分队训练的矛盾点、困惑点、创新点跟踪直接、掌握全面。实践机会多,拥有素材鲜活的资源优势。教导机构教学研究在装备场、组训任教在练兵场、检验评估在演训场,探索的是手中武器、掌握的是一手资料、破解的是现实矛盾、生成的是管用招法。反馈渠道畅通,拥有快捷灵敏的时效优势。教导机构寓教于研、寓教于训,从官兵中来、到官兵中去,检验效果及时、推广运用迅速,能够深入汲取战训实践的“光”和“氧”,持续释放练兵备战的“热”和“能”。

新时代的“随营军校”,是骨干人才的“孵化器”。围绕根本职能,教导机构汇聚扎根一线的“人气”。需求对接上精准精确。面向营连定量招生、区分专业定向培训、根据岗位定点输送,使送学、教学、见学一体循环、跟踪反馈,确保人才培养的“供给侧”始终瞄准基层建设的“需求侧”。组训方式上灵活多样。教学计划与训练计划相协调、指挥技能与专业技能相结合、培训任务与拓展任务相衔接、教研课题与使命课题相统一,可有力保证教学培训既引领方向又结合实际,既站到前沿又融入实践。资源利用上集约高效。通过整合资源、优选人才,实现专业办学、专长任教,把条块分割的“自留地”,打造成协同发展的“云平台”,进而提升人才培育质效。

新时代的“随营军校”,是强军实践的“大舞台”。基于复合能力,教导机构富有生生不息的“朝气”。作为培训基地,各级教导机构拥有相对完善的教学环境、相对齐全的配套器材、相对独立的训练空间,便于组织参谋军官、指挥士官、专业骨干基础性、周期性培训和按计划、分批次轮训,源源不断“造血输血”。作为示范窗口,各级教导机构标准要求上应先于部队、严于部队、高于部队。作为交流平台,各级教导机构横向沟通训练基地、友邻部队、军队院校,纵向链接营连分队、部队机关、上级单位,可学习先进理念、借鉴经验成果,紧跟前沿“升级换脑”。可以说,工作任务有转换期,但人才培养没有间歇期,教导机构以其自身的高效运转将助力部队持续发展。

新时代带来新机遇,新使命呼唤新职能。转型浪潮中的教导机构,兼具“抓当下”“谋长远”双重职能、“传承者”“开创者”双重定位、“追梦人”“筑梦人”双重身份,发展空间广阔、建设前景光明,在强军兴军征程中必将大有作为。

版式设计:梁晨